第14章 哦,是我说的(为老读者加更9/90)_主神绘卷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姜城还没想好应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船长”已经面色严肃地敲了敲桌子:“骑士,注意你说话的态度!除了国王先生之外,还有谁能将我们这几个人用这种方式联系在一起?这没什么好怀疑的!”

    “骑士”仍旧对姜城充满戒备,冷冷地说道:“船长,我知道你对于国王有很深的仰慕之情,但我再提醒你一次,梁先生已经死了。如果这个聚会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你觉得我们四个人,对得起梁先生吗?”

    眼看两个人争执不下,“义商”轻咳了两声,插话道:“骑士,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一句,国王从未承认过他是梁安先生。‘国王就是梁安先生’,这一直都只是你个人的猜测而已。”

    “更何况,我们彼此之间也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所以我更倾向于站在船长这边。我们无法确认国王先生的身份,也无需确认,他出现在这个虚拟世界,并向我们发出召唤,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骑士”摇了摇头:“当然有办法确认。国王先生,请你随意说一件我们四个人都知道的,发生在以往执棋者集会上的事情,就可以了。”

    姜城:“……”

    “船长”再度开口道:“发生了一些意外,国王先生失去了一部分记忆。”

    “骑士”不说话了,但显然他对于姜城的怀疑又加深了几层。

    “失去了一部分的记忆”确实不是个特别好的借口啊……姜城在心里默默说道。

    不过,姜城已经在刚才的对话中大概理清了目前的状况。

    虽然同样是这个集会的成员,但这些人的态度是不同的。

    “船长”显然对姜城无条件地信任,并且百般维护。

    “骑士”则是对姜城充满了怀疑,不仅仅是因为“失去了一部分记忆”,更关键在于“骑士”认为“国王”就是“梁安”,而梁安在十年前就已经死了。

    而且,看起来“骑士”对于这个梁安的尊敬,跟“船长”对“国王”的尊敬是差不多的,都已经达到了类似崇拜的地步。

    至于“义商”,看起来年龄比“船长”和“骑士”更小,没有他们那么固执,处于一种墙头草的状态。

    眼看着进入僵局,“义商”看了看“刺客”:“刺客大叔,你怎么一直不说话?”

    “刺客”一脸茫然地看了看其他四个人,然后发出了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这……这是哪?”

    姜城倒是没什么,但其他三个人瞬间石化了。

    “义商”目瞪口呆,僵在原地片刻之后才说道:“刺客大叔,你……怎么……”

    “船长”有些疑惑地看向姜城,姜城表面上不动声色,实则内心也充满了疑问。

    看我干什么啊?我怎么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片刻之后,“刺客”再度开口了:“你们……认识我父亲?我叫陈……”

    “刺客”的话还没说完,“义商”赶紧咳嗽了两声把她打断:“咳,小妹妹,‘执棋者’不会在这里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我们也无意知道。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告诉我们你父亲的年龄,这样我们就能知道你是不是之前那位刺客大叔的亲属了。”

    “刺客”想了一下说道:“46岁。”

    “义商”、“骑士”和“船长”互相看了一下,姜城从他们的表情上能够感觉出来,这个年龄没错。

    也就是说,十年前那位“刺客大叔”已经36岁,怪不得会被“义商”称为大叔……

    “刺客”又说道:“我父亲还留给我一句话,我一直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他说:‘受苦不是目的,而是必经阶段’。”

    三人再度对视,这次就连“骑士”眼中的戒备之情也完全消失了,三个人都完全接纳了这位新的“刺客”。

    姜城则是在一旁暗中思考。

    “‘受苦不是目的,而是必经阶段’?这句话,是原本的那个‘刺客’曾经说过的话,还是在这个集会上曾经讨论的话题?他故意把这句话作为密语留给女儿,就是为了让她能够在这个集会上证明自己的身份?”

    姜城正在不动神色地思考着,突然看到“船长”看向自己,眼中满含期待。

    姜城瞬间反应过来,心中暗道:“哦!原来这句话是我说的!”

    准确地说,并不是他说的,而是“国王”说的。显然,这是一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印象深刻的话。

    姜城弯了弯嘴角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虽然人偶的表情不算明显,但观察力极强的“船长”和“骑士”是绝对可以发现的。

    姜城没有插话,所以话题仍旧围绕着“刺客”。

    “义商”有些沉重地问道:“大叔他……发生什么事情了?”

    “刺客”摇了摇头:“十年前,他突然离开,给我留下了一个盒子。他说要去执行一个非常危险的任务,如果没有回来,就让我在成年的那天打开盒子。”

    “盒子是用特殊的方法封印住的,直到一周之前,我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一封信、一瓶药剂,还有一个小纸条。小纸条上写的,就是刚才的那句话。”

    “信上说,如果我想继续过普通人的生活,就把所有的东西全都再度封存起来,彻底忘掉他。”

    “如果我想要成为和他一样的人,知道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就按照信上的指引,喝下药剂,成为一名‘轮回者’,并牢记这句话,也许有一天就能用得上。”

    “义商”黯然道:“节哀。”

    大家都没问“刺客”做出了何种选择,她出现在这里已经说明了,她已经喝下了那瓶药剂,成为了轮回者。

    “义商”说道:“刺客,如果你需要什么帮助的话,可以尽可能地提出来,我们可以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刺客”想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需要……钱。”

    “义商”愣了一下,随即醒悟过来。“刺客”的父亲死了十年,她才刚刚成年,又不是轮回者,经济上拮据是很正常的事情。

    “义商”点点头:“没问题,我可以提供20万的‘信用券’,如果不够的话,还可以更多。”

    “刺客”赶忙说道:“足够了,非常感谢。但是……你怎么给我?”

    “义商”说道:“在集会中,我们可以进行一些简单的物品交易。”

    “义商”还没说完,“骑士”打断了他的话:“等一下,我们还没有确认过‘国王’的身份。”


  手机版阅读网址:www.tmmost.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