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鬼域_尘香住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十四章 鬼域 (第1/3页)

    上官羽抬了抬手,示意转角处押送犯人的下属把人带过来。待人走近,残影才看清他们押着的就是上官羽遇到两次的那个小姑娘。

    上官羽上下打量了一遍她,又绕着她走了两圈,饶有兴致道:“这小姑娘挺有意思的,我留下了。”

    残影不可思议道:“你没开玩笑吧?这小丫头之前先是坏你好事,今天又引你入陷阱,差点害死你,这么个心思不定的危险人物你还要留她?当心哪天她又算计你。”

    上官羽不在意道:“你以为死有那么容易吗?凭一个小丫头就想要我的命,这么多年我就白混了。而且,就是因为她有这股桀骜不驯的野劲我才喜欢,我已经很久没见过这种眼神了。在我看来,她可比那些没骨头的怂货强多了!”

    残影无奈:“所以你是说你要收她为己用?”

    上官羽:“不可以吗?”

    残影笑了笑:“她,现在是我的人。”

    上官羽头都没回:“那和是我的有什么区别。”

    残影笑容一下子垮了下去:“我没听错吧,你现在连我的人都抢了?”

    上官羽拍了拍他的肩:“把你留到现在已经很够意思了,你就知足吧。再说了,你也拦不住我,不是吗?所以与其费力气和我周旋,不如痛快点,节省大家的时间。”

    残影简直被气的没话说了,伸着食指指了他好半晌,可无奈,自己还真的拦不住他,最后颇为嫌弃的剜了他两眼:“也就只有你有这种眼光!”说完一刻都不想多待,带着下属就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个让他觉得碍眼的人。

    上官羽微微一笑,蹲下身仔细看了看小丫头的脸,轻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丫头或许是自知之前害过上官羽,所以此刻非常紧张,一双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他,手在身侧不知道该如何安放,半晌后像是终于鼓足了勇气,过分乖巧道:“我叫叶零落。”

    上官羽轻轻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摇了摇头道:“这个名字不好,满是寂寥萧索之意,你一个小姑娘叫这个名字未免太悲凄了些。如今我是你的主了,你的名字自然也该由我定,只是现在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现在先暂且凑合着吧。”

    叶零落听完惊奇的抬起头,意外道:“你……你不记恨我刚刚害你?”

    上官羽像是早料到她会问这个问题,话音未落就闭着眼答了:“不是每一个害我的人我都不记恨的,只是你比较特别罢了。等你日后跟我久了,自然就了解我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叶零落第一次光明正大,清清楚楚的看了他一眼,这时她才发现原来这个人比她想象的好看,也比她想象的张狂,张狂到可以玩弄生命,赌博人心。这样一个人很容易看清,却很难看透。

    上官羽见她心绪已稳,轻瞟了她一眼:“走吧。”

    叶零落:“我们去哪?”

    上官羽边走边道:“鬼域。”

    鬼域是脱离仙魔两道的一个神秘组织,世人只知仙道和魔道这两个修炼派系,却无人知道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还有一股强大的邪恶势力对这个天下虎视眈眈。

    而之所以没人察觉这个组织的存在,是因为它本就是一座地下城,里面的人常年居住在地下,所有的权利核心也都在地下,偶尔有人出来执行任务也是寸草不留,所以见过他们的人都是死人了,也正因此,这个组织才能悄无声息的疯长至今。

    魅影是鬼域四大领主之一,平日里掩盖身份居住在外面,为了方便与鬼狱联络,所以曾在家中挖了一条密道,专门通向鬼域,这倒是方便他们回去了。残影和血影处理好这里的事情后早就顺着密道走了,这会儿就只剩下上官羽带着叶零落在黑黢黢的地道里悠然前行了。

    地道宽度很窄,仅有一人半的宽度,两侧墙上挂着几盏煤油灯,在这深邃不见底的地道里根本没什么作用,反而还因灯影绰绰更添了几分诡异的氛围。上官羽双手背后像走自家的庭院一样,到了岔路口连看都不看就直接拐进去,要不是叶零落别无选择,她真想原路返回。

    在这错综复杂的地道里转悠了好一阵,越走到深处光线就越暗,后来甚至连壁灯都没有了。不知道是不是这里的墙透风,叶零落隐约听到了呼呼的声响,又走了一段,声音又变成了“喀喀,喀喀”,再往深处竟然还夹杂了婴儿的细弱哭声。各种各样的奇怪声响混在一起,可每种声音却还非常独立清晰,叶零落置身在这幽诡的地道里,精神越来越紧张,步子也越来越慢,她想叫住上官羽,可当她看到上官羽面色如常,一点反应也没有的时候,又犹豫着不敢开口了。

    就在她小心翼翼向前挪行的时候,突然脑门一热,似乎有一团黏糊糊的东西滴在了脑袋上。她抬手擦了擦,低头一看,手上是还温热的泛着腥气的血。她的手立刻抖了起来,腿也已经软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迟疑片刻,终于鼓起勇气,试探着慢慢抬头向上看,视线才刚触及顶上就看见一张口长獠牙的人脸贴在墙里!

    那张脸的血管经络像草木的根一样扎进墙里,脸上全是鼓起的青筋,眼珠像铜铃一样左转右转非常欢快,獠牙下垂着一条两尺长的长舌,还在轻轻卷抬着,那滴血就是从它舌头上滴下来的。那张脸看到叶零落似乎非常兴奋,眼睛里满是贪婪的光芒,血口张张合合,发出“嘎嘎,嘎嘎”的声音,好像在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版阅读网址:www.tmmost.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